宋朝大观年间,山西有个阔少叫凌子杰,他生性单纯,为人正直。在他懂事的时候,身边一直都是叔叔陪伴左右,却从来没有见到过父母。

凌子杰的叔叔叫凌子武,人长得高大魁梧,武艺也相当高强,他妻子王氏病逝后,就再也没有娶妻。当凌子杰看到别的同龄的孩子在父母的怀抱里撒娇时:他总忍不住地问叔叔:“叔叔,为什么他们有爹娘,我却没有?”

凌子武沉思了一会,说道:“爹娘在你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病逝了。”

在凌子杰的心中,凌子武就像爹娘一般,从小就受到他的万般呵护。

不过,凌子杰发现,已过而立之年的凌子武虽然身子骨硬朗,但眼睛视线却日益模糊。凌子杰觉得有些奇怪,有时问叔叔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,凌子武却不愿多说,只说可能是年龄渐长患上了眼疾。

凌子杰看在眼里,疼在心头,因为叔叔是他在这世上的唯一亲人,所以他为了治疗叔叔的眼疾四处奔波,可是请来好几个郎中来诊病,叔叔的眼疾还是没有好转。郎中们都说他患的眼疾很奇怪,像是中了什么毒,但是又不知是中了何毒,也没有解药可以医好眼疾。

村里有人议论纷纷,有传言说凌子武的钱财来路不明,因为也没见过他做什么大生意,突然一夜就暴富了。是偷还是抢都不得而知,现在他得了眼疾,几乎要失明,是不是老天爷对他的惩罚?

凌子杰听到这些议论,心里既难受也很好奇,凌子武从来向他透露过有关父母和他家钱财来源的事情,见叔叔不愿多说,自己也不好多问了。

不过,自他懂事起,几乎从没见过叔叔晚上外出过,都是老老实实,规规矩矩的,因此凌子杰猜想这肯定是村民对他的讹传,只是嫉妒他罢了。

这日,凌子杰在酒楼与好友牛大一起喝闷酒,他跟牛大聊起叔叔凌子武的眼疾越来越严重,自己很担心他有一天会失明。

牛大一听凌子杰所言,对他说道:“我听说邻镇有座尼姑庵,那里的庵主妙林以前是个郎中,擅长治疗疑难杂症,自从丈夫死了之后,就剃发到庵里当了尼姑,不如你先到她那儿去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凌子杰一听,喜出望外,于是和牛大一起到东华庵找庵主问询情况。

一走进庵内,只见一个尼姑正在打坐念经,牛大上前打了声招呼,那尼姑一转脸,凌子杰看呆了,只见眼前的女尼明眸皓齿,皮肤雪白俊美不凡,看上去二十出头,他真没想到庵主是一位年青貌美的女子。

只见那女尼双手合十,问道:“请问两位施主找我有何贵干?”

牛大便对她说道:“妙林师太,我听说你医术精湛,治好过不少人。我身边这位小兄弟的哥哥得了眼疾,找了很多郎中都没有治好,不知为何会得此病,想找你帮他哥哥看病。”

妙林一听,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们找我就算找对了,我这儿有一种专治人眼疾的灵药。你们稍等片刻,我去拿药。”

说罢,妙林转身就进入里屋寻药。凌子杰和牛大在外厅等候,可是等了一炷香的功夫,都不见妙林出来。

凌子杰终于按捺不住了,就要牛大在外厅守候,自己进屋寻找妙林。他掀开门帘子,往里一探头,竟没有看到妙林的踪影。

走进里屋,却发现屋内还有一扇门,他轻轻推开门,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只见妙林褪去衣衫,走进浴盆,手里还拿着一个药瓶。她从药瓶里倒出了几颗红褐色的药丸,双手合十压紧药丸,像是在发功一般。

凌子杰看得脸红心跳,心想自己是不是太龌龊了,竟偷看庵主洗澡,于是转头就往回去,谁知,房门打开,他的双手不知被谁拽进了屋。

凌子杰不由吓得惊声尖叫,回头一看,却是牛大。凌子杰见是牛大,便责怪道:“不是让你在大厅等着吗?怎么也跟来了?”

牛大说道:“子杰,你有所不知,我也是受人之托。”说完,他手指了指眼前的妙林。这时,妙林竟穿戴一新,站在两人的面前。

“这位施主,你的肚皮是不是有一块红色的胎记?”妙林对凌子杰问道。

“是啊!你怎么知道的?”凌子杰听妙林说起自己的胎记,心里特别惊讶。

“弟弟啊,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!”突然,妙林双手紧抱住凌子杰,泪流满面地说道。

凌子杰听得云里雾里,不禁向妙林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。

妙林说道:“子杰,你是我的亲弟弟。早在十六年前,你出生之时,家里突然来了一伙劫匪,他们杀死了我们的父母,为首的劫匪将你抢走,幸好当时我与几个伙伴在山里游玩,才幸免遇难。我长大后一直在寻找机会报仇,无奈他武艺高强,我无从下手。你知道吗,现在你的叔叔就是当年那个为首的劫匪!”

“啊!”凌子杰一听此言,心里犹如翻江倒海,他想难怪每次提起爹娘,凌子武都不太愿意提及,而且村民都说凌家的钱财来得不明不白,凌子武也从不告诉他真实的情况。

“你是说凌子武是我们的仇人,那他为什么当时不连我也一起杀了!”凌子杰说到这里,一行热泪不禁夺眶而出。

妙林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也许是他的一时心慈手软,杀了这么多人觉得愧疚,所以把你留下来了。”

“姐姐,那你留在庵中好好保重身子,我去杀死仇人。”一时之间,凌子杰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,他万万没想到,与他朝夕相伴的叔叔,竟是杀死父母的仇人!

“弟弟,你不是来求药吗?我满足你的心愿,你回去把这个药丸放在他的茶杯里,让他喝下,此药无色无味,凌子武中毒死后,乘着夜深人静之时,你和牛大把尸体装进麻袋,用车子托运到庵里来,我来处理尸体。”妙林眼露寒光。

凌子杰接过药丸,心急火燎地赶回了家,一推开门,只见凌子武正在院内大坪习武,一番舞刀弄枪之后,累得满头大汗。凌子杰连忙走进里屋,蹑手蹑脚地把药丸放进了茶壶里,为凌子武倒了一杯茶。

他端起茶杯,走到大坪,将茶杯递给了凌子武,说道:“叔叔,你习武也累了,来,喝杯茶吧!”

凌子武见他如此乖巧懂事,欣慰地笑了笑,接过茶杯仰脖喝下,瞬间,他瘫倒在了地上,动弹不得,嘴角渗出了鲜血。

凌子杰见状,咬牙切齿地说:“爹,娘,我终于为你们报仇了!”这时,只听得院外传来一阵大笑,凌子杰回头一看,竟是妙林和牛大。

只见妙林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傻小子,你中了我的计。今日,我终于可以为我的夫君报仇了!”

凌子杰诧异地望着妙林,问道:“你到底是不是我姐姐?”

妙林面露凶光,说道:“臭小子,我实话告诉你吧,你们家族个个原是盗墓贼,你父母常年盗墓,染上了一种怪病,皮肤出现溃烂,痛苦不堪,你叔叔为了救治他们,便与我夫君一起到帝王墓中盗取长生不老药,据说此药可以治百病,而且可以永葆青春容颜。”

“谁料,他们在墓里中了机关,大墓弥漫毒气,你叔叔竟为了自己保命,不顾我夫君的安危,带着墓里的财宝逃出了大墓,而夫君他葬身于帝王墓中。我得知夫君去世,发誓一定要报仇雪恨,终于等到这一天,让你成为我的棋子!”

凌子杰一听妙林所言,连忙扑倒在叔叔身上,放声大哭道:“叔叔,我不该听信奸妇的话,害了你啊!”

这时,凌子武微微睁开了眼,大声说道:“来人,把这两个人给绑起来!”

凌子武话音刚落,院墙上跳下了几个彪形大汉,与妙林牛大打斗起来,最终将他们一举拿下捆绑起来。

“叔叔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凌子杰望着此时虚弱无比的凌子武,心里更加疑惑了。

凌子武咳出了一口血,缓缓说道:“子杰,妙林师太说得没错,我们家族确实人人都是盗墓贼,当年我为了救你的父母,与妙林的丈夫任青阳一起去帝王墓盗墓找寻长生不老药,谁知药没找到,却找到了不少金银财宝。”

“我们不慎触发了机关,任青阳为了救我,将我一把推出了墓室外,墓门马上紧闭,他却被关在了墓中,毒发身亡。我的眼睛因为中了毒气,所以即使逃出了帝王墓,双眼很可能不久就会失明,而且这种毒会蔓延到全身,也就是说我也活不了多久了。”

凌子武拍了拍凌子杰的肩膀,继续说道:“我知道任青阳有个妻子,一直想找我寻仇,所以我暗中派人跟踪她,后来从探子口中得知她想利用你来杀我,所以就将计就计布下了局。”

“我从来都不跟你说关于你父母和家中钱财之事,就是不希望你重蹈覆辙,步我们的后尘,我希望你能脚踏实地做事,实实在在的做人,千万不要去干见不得人的勾当,老天才会保佑你啊。”

妙林听了凌子武所言,非常惊愕,她跪在地上,痛哭流涕地说道:“你说我丈夫是为了救你而死的?天啊,青阳,你怎么这么傻啊!”

“是的,你丈夫是为救我而死,如今我一死,算我还清了。”突然,凌子武朝天大叫一声,“青阳兄,我到下面来陪你了!”说罢,凌子武口吐鲜血,毒发身亡。

事后,凌子杰谨记凌子武的教诲,后来,他用叔叔留下的钱财做起了贩米的生意,遇到吃不起饭的穷苦人家 ,还施以援手,开仓放粮接济穷人,村民们都亲切地称他为“凌善人”。而妙林继续留在庵中行医治病,一有看不起病的患者找到她,她都免费为病人诊治,成了一个被人称赞的活菩萨。

静月斋寄语:

常言道“怨怨相报何时了”这妙林师太虽已出家,却根本未曾放下心中复仇的执念。而且她在没有搞清状况的前提下,与人合谋用毒药害人,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出家人。所幸最后有了明悟,重新做了一个善良的尼姑。

故事也告诉我们,遇到问题要多沟通,而不能去逃避,更不能自以为是。如果凌子武与朋友的妻子多沟通一下,也不至于产生这样的悲剧啊!
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快盈平台,快盈官网,快盈网址,快盈下载,快盈app,快盈开户,快盈投注,快盈购彩,快盈注册,快盈登录,快盈邀请码,快盈技巧,快盈手机版,快盈靠谱吗,快盈走势图,快盈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快盈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