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清末民初,跨越两个时代的历史洪流中,发生了一件民间奇事,这个故事很小,小到在历史洪流中被淹没,但是在民间百姓中却被广为流传:

清末南京路老照片

1902年光绪28年,在山东济宁府,也就是孔子的老家,有这么一户人家,家里的主人是个木匠姓曹,因其腿瘸,所以都管他叫曹瘸子,曹瘸子性格怪癖喜欢酗酒,酒劲上头时,经常对妻儿施以暴力,下起手来更是没轻没重,没过几年就把媳妇给生生打死,只可怜还有一个五岁娃,这么小就没了娘...

娃儿大名叫曹远军,小名叫栓子,在栓子10岁时,曹瘸子就带回来了一个女人,女人20出头,皮肤有点黑,但是五官很立整,曹瘸子拉着女人往里屋走,顺便回头说了一句。

“栓子,以后她就是你娘嘞!”

曹瘸子说完就拽着女人进了屋,只留栓子自己在院子里,想着自己死去的娘...

女人名叫鲁翠兰,15岁就被爹妈卖给地主当小妾,前几年地主死了,地主婆就以十两银子把她转卖给曹瘸子,这个后娘对栓子还真不错,过日子可是一把好手,把栓子照顾的有模有样,时间长了栓子也就接受了这个后娘,也改叫她翠娘。

一晃五年过去了,这一年栓子15岁,小伙子大了,也可以出去做活了,有一天栓子在王老棍家做活,就看见邻居家的三娃儿来找他,说他爹又在打他娘,让他赶紧回家不然就要出人命嘞!

栓子听完马上往家里跑,在院子中就听见翠娘的喊叫声。:“你别打俺嘞!俺求你嘞!俺知道错嘞!”

还有曹瘸子的打骂声:“你个臭婊子!说!你是不是跟后院的王二小有一腿,说!不说俺打死你!”

栓子听到翠娘的喊叫声,拿起扁担就往里屋跑,就看见翠娘脸上鼻青脸肿,身上衣服也被撕扯得支离破碎,栓子打小就对曹瘸子心生恐惧,不敢真打,就喝道:“你为啥又打翠娘!你在打她,俺就打你!”

曹瘸子听到火更大了,随手拿走木锯就向栓子劈来,臭嘴里还骂道:“出息嘞!敢打老子!看俺不打断你的腿。“

栓子见罢心生恐惧不敢回家,等到天黑以为曹瘸子睡下了,才偷偷回家,回到家中因为夜静,打骂的声音更大了,街坊们都被吵得睡不着,于是在门口向里观望不敢进去。

见到抺子回来了,紧忙说道:“栓子!你快进入看看吧!你娘打的都没声了!”

栓子听罢也顾不许多,抄起扁担往里跑,就前曹瘸子把翠娘绑在了房梁上,正拿着柳条抽打,见到栓子回来了,骂道:“看什么看!给老子打酒去!”

栓子见状,想起他娘当年就是被这么打死的,此时他双眼赤红,仇恨热血涌上心头,上前用尽全力,一棒子打在了曹瘸子的头上,就听见磅~的一声,曹瘸子没了气。

邻居听见没声了,就以为曹瘸子消了气,就都各回各家了,抺子以为曹瘸子晕了过去,就没理他,紧忙把翠娘给解来了,掐人中,又是喂凉水,没过一会翠娘醒了。

见到栓子来救她,很是欣慰,随后两人起身,看到曹瘸子一动不动,翠娘觉得不妙,就上前探了一下鼻息,发现没了呼吸,惊道:栓子!你爹死了!“

一听到曹瘸子死了,抺子也荒不知所错。问道:”那怎么办啊!俺杀了人!杀的还是俺爹!“

翠娘呆了一会说道:”俺们跑吧!也闯关东去!听说那里遍地是宝,俺们上那去,谁也找不俺们!“

1860年关东解禁,随着第一批闯关东的百姓在那扎了根,于是就有了更多的人前往关东。

闯关东人的老照片

当天夜里,母子二人就准备好了行囊,向蓬莱城方向赶路,由于路途遥远道路崎岖,一走就是五六天,两人终于到了蓬莱城三十里外的刘家旺村,村外三十里就是海岸线,海岸线经过这里时拐了个大弯,因此就形成了这天然港口,因此这也是闯关东之人的出海之地。

山东烟台市蓬莱阁

因为连年兵祸民不聊生,闯关东的人越来越多,此时港口人云密布,而船位有限,两个人在此地等候了几天,也没排上一艘船,由于带的钱粮不多也只好在此地租个屋子暂且住下,栓子白天去码头抗活,而翠娘则在家给人缝补衣衫。

一天傍晚栓子回家,就听见屋里传来翠娘的喊叫声,栓子见状就往里跑,就看见村里的朱屠户正要轻薄翠娘,栓子拿起板凳就向朱屠户砸去,屠户见状抄起腰后捌着的杀猪刀,就抵在了栓子脖颈上,说道:“俺看你娘一个人孤冷,俺不忍心!本想照顾于她,你个毛都没长其的娃子,管什么闲事!”

说罢!一脚将抺子踹翻,留下了一句:“翠娘!明天俺还来!”就扬长而去。

翠娘见栓子回来了,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哇~的一下就哭出来了,栓上前问道:“翠娘!这朱屠户怎么惹上你的?”

翠娘把被褥裹在身上说出自己的不如意,原来她们母子二人,在这里住了十几天,邻居们见翠娘是个寡妇,还带个大儿子,就趁栓子不在前来调戏,翠娘怕给栓子惹麻烦,就不敢声张,来的最勤的就是朱屠户,他见翠娘老实,就想着今天把翠娘强占了。

栓子听完气得咬牙切齿,想要去找朱屠户报仇,却被翠娘一把拦下,说道:只要俺是个寡妇,就会一直有男人欺负俺,你打了他,还会有下一个。“

栓子气不过回道:”那以后俺就是你男人!看他们谁还敢欺负你!“

翠娘听到一惊,没有说话。

过了三天,两人登上了前去关东的船,他们的目标是奉天,因为翠娘的表妹嫁到了奉天有,下了船以后,还要走很长的一断路,三月份的关东不比关内,夜晚与白昼的温度相差很大,两人赶路眼见天黑,就走到了一座荒废的破庙,栓子把衣服披在翠娘肩上,又生起了一团火。

过了多时,就听到外面传来仓促的脚步声,过了一会儿,就见到走进来了一个女人,女人手里抱着一个婴儿,女人身穿裘衣镶金戴银,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太太,可不知为何一人来到这破庙当中。

女人环顾四周,抱着孩子上了案台,藏匿于泥像之后,过了一会儿,外面传来一声声马蹄声,有几个大汉端着枪闯了进来,其中有个大汉把枪头对准栓子的额头,问道:你他妈的!看没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裘衣娘们儿?”

栓子一看这是土匪呀!于是指向门外说道:"往那边跑了!“

大汉边上另一个土匪,上前用枪头抬了抬翠娘的下巴,说道:”这娘们,真他妈黑!“于是就带着人走了。

土匪走后,女人从泥像回面走了出来,就在这时,外面又传来了一声声马蹄声,女人来不及躲藏,就把孩子推进了翠娘怀里,说了一句:”拜托了!照顾好他!“

说完女人就向庙外跑了出去,翠娘看着孩子不知所错,这时栓子说道:这女人一看就是个富贵人家的太太,应该是被土匪盯上了,这里离奉天不远,我们到了奉天城,再去找她家人救她吧!

转过天来,两人来到了奉天城,到了这里感觉人生地不熟,不知从哪找起,他俩是一边问孩子家人,一边寻找翠娘的表妹。

可是找来找去,一个也没有找到,万般无奈只能先找地方住,可身无分文哪有地方可住,就在两人走投无路时,小巷的杂货铺上贴着一张招租启示,有一小屋招租房客,屋内整洁家具齐全,有意都可先试住三天。

两人大喜,抱着孩子进了杂货铺,看铺的是一个老太太,一听有人要租房就带他俩去后院看房,一看才知道什么屋内整洁家具齐全,就是一个仓库,可那也得住,于是两个人就安顿下来。

还是翠娘在家缝衣,栓子去外抗活,时间一久就跟这老太太熟了起来,原来这老太太的儿子当兵死在了战场上,家里就剩自己了,招租也就是为了有个人能说说话,而翠娘又是个实诚人,两个还对脾气,慢慢地就处的跟娘俩一样。

转眼间十年过去了,当年那个孩子也十岁了,取名叫做曹玉缘,管翠娘叫娘,管曹远军叫爹,曹远军也是栓子大名,而老太太也三年前去世了,因老太太举目无亲,于是这个杂货店也就留给了他们夫妻二人。

有一天翠娘在家看店,而曹远军则在后院修屋顶,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老头走了进来,一眼就认出了翠娘,说道:“你是嫂子鲁翠兰!你会怎么在这?”

这个破衣老头是曹瘸子的叔辈兄弟,名叫曹老四,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是个赌徒,曹远军和翠娘跑了以后,他就把曹瘸子的房子卖了还了赌账,因为欠债不只一家,走投无路时,就听说,去长白山如果能挖出老山身,够他这一辈子吃喝不愁,可他当进山的时候才发现,哪有什么老山身,连个葱苗都看不见。

没有回家的盘查,只好在这奉天城里要饭,路过这里时,想问问有没有什么剩饭施舍于他,没想到却见到了老熟人,说道:“嫂子啊!你们走后,可是我安葬的我哥,那花的都是我的血汗钱,我哥他是怎么死的,不用我多说了吧!”

翠娘听出来了,曹老四这是在威胁自己,但也没有办法,只好给他10块大洋以做封口费,可是开了头哪有尾,这个曹老四还好赌。没有钱了就过要,想总说最后一次。

这事曹远军是一无所知,因为曹老四取钱时都是曹远军出去进货时,有一天曹远军要去进货,发现账上的钱一分没有,一问翠娘,翠娘支支吾吾说不清楚,后来曹远军就长了个心眼,说去进货又折回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!

就看到翠娘,偷偷摸摸地把一块银元给了一个老头,曹远军当时不干了,上前一把把老头抓住,一看吓一跳原来是自己堂叔,询问原由这才明白,说道:“堂叔!你这样下去也没个完了!你就说!到底多少钱能封住你的口!”

曹老四笑着指了指店铺说道:”我要这个店铺!“

曹远军道:“不行!这个铺子不是我的!”

一听这话曹老四当时就不干了,两人吵了几句,曹老四露出坏笑心说道:“我早摸透你们两个了!母子通奸,还生了一个孽种,杀害生父,就这三条就够你们杀头的了,等你们死了,这房子还不都是我的!”

曹老四说罢就来到了奉天警务厅,新上任的厅长叫王咏江,王咏江听到此事派人将曹远军和鲁翠兰逮捕,母亲乱论加上谋害父亲,一但查实直接枪毙。

对于杀父亲之罪虽然相隔千里,无法认证,但曹远军也不欺瞒一口承认,并说自己当初所做之事,从不后悔,而与后娘通奷之罪概不承认,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,从未做过苟且之事。

王咏江不信,问道:如果从未做过苟且之事,那孩子是从何而来?

曹远军说明是两人当年被人所托,这才照料今日,曹远军又说道:“枪毙我可以!我与未与后娘有通奸之实,所以请你们放了她!”

两人到底有没有通奷,那个孩子才是突破口,于是王咏江把此事登在报上,寻找孩子家人,如若没有人来认领,则说明曹远军说谎,则以通奷之罪枪毙二人。

就在前两天无人认领,可就在第三天有一富商带着太太前来认领,王咏江让四人当庭对峙,翠娘一眼就认出是当年把孩子交给她的人。

原来这个女人的丈夫是个银行家身价百万,他的竞争对手想绑架他妻儿来威胁他,将银行转让,于是就勾结土匪在他妻儿的必经之路上埋伏,半路车胎被子弹打爆,女人抱孩子下车奔逃所以才遇到了翠娘二人,女人被掳上山后,没想到土匪狮子大开口两头吃,于是银行家就以更高的报酬将妻子赎回,但苦苦寻找自己的孩子一直没有结果,知道今天看到了报纸。

明白了事情经过,曹远军与翠娘将孩子,交还给了亲生父母,而王咏江也收到了济宁的电报,了解了这一家所发生的经过,最后法院酌情考虑,判曹远军以过失杀人罪监禁十年。

1927年曹远军刑满释放,在监狱门口,前来接他的是一位青年,青年与他并不陌生,上前抱住了他,说道:走,娘还等着呢,咱们回家!”

1970年10月1日,在一艘开往蓬莱的邮轮上,有两个老人牵着手,慢慢地走到了甲板上,随着海面上太阳的升起,一起看向家的方向.....
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快盈平台,快盈官网,快盈网址,快盈下载,快盈app,快盈开户,快盈投注,快盈购彩,快盈注册,快盈登录,快盈邀请码,快盈技巧,快盈手机版,快盈靠谱吗,快盈走势图,快盈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快盈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